<optgroup id="rekhh"></optgroup>

<span id="rekhh"><output id="rekhh"><nav id="rekhh"></nav></output></span>

          • 行業風采
          • 當前位置:首頁 > 企業文化 > 行業風采
          時光匆匆——留在七二一的記憶
          一天,下著小雨。獨自一人漫無目的走著,或許是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指引著我走到了曾經住了幾十年的家。熟悉的青磚水泥瓦,仿蘇聯式的兩層樓房映入眼簾。雨水順著臉頰落下,模糊了雙眼,我一路小跑著進到曾經住過的房間,看著早已破敗不堪的房間,心里逐漸失落起來,那些曾經的美好事物,記憶里斷斷續續的片段,似熟悉、似陌生,不知曾經住在這里的你們,是否還一切安好……

            一天,下著小雨。獨自一人漫無目的走著,或許是某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指引著我走到了曾經住了幾十年的家。熟悉的青磚水泥瓦,仿蘇聯式的兩層樓房映入眼簾。雨水順著臉頰落下,模糊了雙眼,我一路小跑著進到曾經住過的房間,看著早已破敗不堪的房間,心里逐漸失落起來,那些曾經的美好事物,記憶里斷斷續續的片段,似熟悉、似陌生,不知曾經住在這里的你們,是否還一切安好……

            我家這棟樓房坐落在721礦蓮塘生活區的中部,樓房西頭有棵兩層樓高的法國梧桐樹。樹下就是我小時候跟小伙伴玩耍的地方。夏天我們在樹蔭下玩著玻璃球,到了晚上家家戶戶搬著竹床出來乘涼;冬天就在樹下挖個坑烤地瓜。當然了,地瓜也從未熟過,不過那個時候好像也并不在意。如今那棵大樹早已不在,那烤地瓜的土坑也已無處尋找。更令我憂傷的事情,是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這棟房子要完成它的使命而被拆除。望著樓房之間早已布滿雜草,熟悉的青磚房在雨中孤獨佇立。斑駁的墻面仿佛訴說著幾十年來的輝煌和滄桑,看著荒廢的場景,有些人、有些事浮現在腦海中。

            鄰居馬奶奶是個地道北方人,用現在的流行的話說就是做的一手好面食,小時候家里沒人看管我的時候,都是馬奶奶照看著我,也都是吃著馬奶奶做各種面食長大,至今我還是很喜歡面食。因而也讓我困惑了蠻久,我到底是南方人還是北方人?

            高高大大的徐爺爺,下的一手好棋,在我對象棋最感興趣的年紀成了我的師傅。這么多年了,總算沒辜負他老人家栽培,至今棋藝還算說的過去。還記得他每次跟其他人下棋的時候總把我帶在身邊,然后把我介紹給他的棋友認識并說道:“這是我的徒弟呢”。

            小個子的陳爺爺,在我記憶里他是個木匠,陳爺爺最熱衷的就是用木料做小板凳、用竹子做笛子,在那個槍支管制不嚴的年代,他還有個愛好就是打獵,小時候也看到他打到的野味,也最喜歡搬個板凳聆聽他打獵時遇到的各種險情和故事……

            后來根據國家政策,為了體現對礦山職工關懷,大家搬離了生活多年的礦區,住到了撫州小區。我因還在礦山工作,也很少能碰到他們。每次回到撫州,在路上碰到他們,總是很親切。鄰居的爺爺奶奶們也總是拉著我的手聊著天。“什么時候結婚啊,記得叫我們啊”“蓮塘的房子還在嗎?還能不能住了”“小時候你不是最喜歡吃我做的包子嗎?等我回家給你做點哈”……我每次也是嘰里呱啦的回答著他們的各種問題。隨后的幾年每次遇到他們,慢慢的發覺,他們的眼神似乎不再那么好了,腿腳也不在利索了,身板也沒我小時候看他們那么硬朗了……感慨著時光流逝讓他們在慢慢的老去,也終究有一天我也會失去他們,我心頭涌上一絲傷感。愿時光善待他們,也愿時光慢一點流逝,再慢一點……

            當時光的列車緩緩駛過,而立之年的我就坐在那里,深情的目光望過去,都是我在他們身邊嬉戲玩耍的樣子,漸行漸遠的車轍,默默帶走了屬于這里的喧囂和快樂,卻指引著我一路追隨那段逝去的時光,當歲月悄悄轉身,多希望我們大家都還在那里,不曾改變!

           ?。ń鸢测櫂I  韓小樂)

          日本阿v不卡高清在线播放